科技頻道 > 正文

移動支付燒錢大戰難持續 打車軟件火爆過后退出可期
2014-03-09 22:09:46   豫聞網   評論:0

  打車軟件:火爆過后 退出可期

  最近微信上另一個有關打車軟件的段子是一個媒體人的感慨——“我想過一萬種關于廣播的死法,就是沒有想到,原來廣播是被打車軟件給逼死的。”確實,細心的乘客一定會發現,最近兩個月以來,很多的哥改變了一邊開車、一邊聽廣播的多年老習慣,而是改成了一邊開車、一邊聽打車軟件的報單。記者的實際經歷也印證了這個事實,很多的哥確實沒有完全關掉收音機,但是音量低得也就只是一個背景音樂了。而打車軟件卻實實在在霸占了他們的最大關注,無他,利益使然。突然之間火爆的打車軟件對于出租車行業來說真的是一次革命嗎?現在看來,還真不盡然,打車軟件要走的路還有很遠。

  影響

  老年人打車更費勁

  打車軟件催生了一些以前并不常見的奇怪現象——不少的哥立著“停運”的牌子,直奔預約打車的乘客而去,沿途一路拒載,無疑更大程度地加劇打車難;另外,坐在機場咖啡廳里面使用打車軟件等著來接自己的乘客,是不是對于那些帶著大小箱包在指定區域排隊的乘客也有些不公平呢?

  記者在日前打車時就向的哥詢問:“師傅,是不是有了這個打車軟件經常停運呀?”司機回答說:“就是這樣,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呀,誰會跟真金白銀的補貼過不去呢?”他告訴記者,有一次他在醫院門口,看到一個老人叫不到車,而他之前已經接單,就是老人身旁的一個年輕人,他感到非常矛盾,既不能毀約,又無能為力,所以只好接走年輕人,任老人在那里繼續等著。但一路開車的過程,他都感到非常愧疚。“現實確實很殘酷,如果每輛車都裝軟件,那些老人可能就真的叫不到車了。”

  在打車軟件火爆的同時,在年輕白領享受著近乎免費打車甚至打車還能賺錢的福利時,在北京城里還有很多被打車軟件拋棄的人,如老人、學生、不熟悉情況的外國、外地游客等等。有網友就感慨:“隨著打車軟件的普及,出租車越來越難打了,昨天在公司門口等了半個多小時,過去的空車都不停。今天居然有出租車直接跟我說,去哪,加20塊錢,然后指著打車軟件說,現在好多人都20元求車呢,直接回絕。等它成為氣候,就不再是打車軟件有助于打車,而是沒有打車軟件就無法打車了。”微博、微信上,越來越多的人訴苦自己艱難揚招的經歷。一些網友總結為,以往輕松簡單的打車出行,現在要靠設備、技術,甚至拼人品。否則,只能面對一輛輛疾馳而過的空車。

  現狀

  快的嘀嘀燒錢競爭

  數據顯示,2013年三季度,快的打車、嘀嘀打車分別以41.8%、39.2%的比例占據中國打車APP市場累計用戶份額前三名。其中,快的和嘀嘀因合計占據超過80%的市場份額,而被冠上了“雙寡頭”的稱號。四季度,雖然快的和嘀嘀依舊保持著雙寡頭局面,但是從份額來看,兩者已經合計占據了90%。特別是從2014年1月10日起,兩大打車軟件的補貼戰進入白熱化階段。比如嘀嘀啟用最低12元最高20元的隨機補貼,而快的則宣布補貼漲至13元。只是最近才開始降價,快的打車對用戶補貼降價,繼打車軟件對用戶打車補貼從13元降至10元后,4日又將補貼降至5元,嘀嘀打車的單筆補貼變成隨機調整,但每天20元封頂。

  據悉,嘀嘀和快的雙方補貼總額已達19億元。中國 移動互聯網產業聯盟常務副理事長李易表示,以中國互聯網歷史來看,“燒錢”都是為了賺錢,將來沒準會出現兩種有趣的現象:消費者每打一次車,出租車司機就得給打車軟件交一次份子錢;路邊招手打車成為一種奢侈型消費。還有分析師認為,嘀嘀與快的燒錢競爭,實質上就是騰訊與阿里巴巴在移動端的競爭。打車軟件的“燒錢”模式,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更多用戶加入移動支付行列,用戶移動支付的理念被培養,以后移動端的商業布局才更可行。

  截止到本報截稿時,最新的消息已經傳來:根據發放的實際情況,統計嘀嘀打車的補貼很快就要發完了,10億元發放完即停止,據說會比預計時間提早結束,預計可能再有10天就會發完。對于不少沖著補貼嘗鮮的司機和乘客來說,打車補貼發完后,他們還會繼續選擇各種打車軟件嗎?記者身邊的一些乘客就表示,打車軟件確實方便好用,但也屬于錦上添花的東西,不是必需消費品。

  弊端

  開車搶單出現隱患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很多的哥都是將手機放在風擋玻璃上的支架上,打車軟件的頁面始終在屏幕上顯示。幾乎每分鐘軟件都會發出提示音,提醒正在駕駛的的哥有新單子出現,而正在開車的的哥也會時不時看看手機,操作軟件。這就是打車軟件給的哥帶來的新問題:操作軟件分散了司機的注意力,車內乘客的安全如何保障?

  目前,一些的哥在車輛行駛中頻繁使用手機,甚至在車上設置多部手機來使用打車軟件的情況已經出現。而這種在駕車過程中使用手機的行為其實已經涉嫌違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62條第三項規定:駕駛機動車不得有撥打接聽手持電話、觀看電視等妨礙安全駕駛的行為。“駕駛時有撥打、接聽手持電話、觀看電視等妨礙安全駕駛行為的,一次記2分、罰款100元。”

  另外,就是之前已經提到的問題,很多人擔心,打車軟件會讓招手即停的出租車越來越難見到,使不會操作智能手機的市民打車更難。有的哥就直言:“有軟件補貼和小費,有時候跑一趟能掙兩趟的錢,那么只要手機上有單子就不能也不愿拉路邊的乘客,誰會和錢過不去呢。”

  “希望大家耐心等待,我們將盡快出臺指導性意見,為人民群眾服好務。”本周二,交通運輸部部長楊傳堂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時接受了媒體采訪,這樣回答了關于“打車軟件”的疑問。

  前景

  補貼早晚都會停止

  盡管打車軟件火爆異常,來自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仍有46.1%網民沒有使用過打車軟件。請注意,這個比例可是網民中的比例,而不是基于加上老人孩子等所有打車人的統計。在打的軟件活躍的北京,司機更愿選擇軟件叫車的乘客,這導致空車招手不停、乘客有車難打的現象。最重要的是,快的、嘀嘀不會一直這樣補貼下去,早晚的哥乘客都要面臨這個問題。

  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 劉興亮就預測,快的和嘀嘀都不是活雷鋒,補貼早晚結束。“很多人都是奔著補貼去的。”劉興亮認為,表面上嘀嘀和快的在競爭,實際上是其背后的微信和支付寶在競爭。司機和乘客收到的補貼費用,實際上并不是嘀嘀和快的給的,而是微信和支付寶給的。表面上打車軟件的燒錢大戰,實際上是移動支付的燒錢大戰。“微信和支付寶也不是活雷鋒,他們是為了搶奪移動支付的用戶,讓大家綁定銀行卡。”劉興亮一語道破了表面背后的真相。他解釋,互聯網產品向來的規則都是先培育用戶,然后再慢慢琢磨盈利模式。到目前為止,打車軟件的盈利模式并不清晰。一旦兩家公司達到了自己的市場預算和營銷目標,估計補貼就會停止了,所以這種模式不會持續很久。

  在取消補貼優惠后,司機和乘客是否還會繼續使用打車軟件呢?近段時間經常使用打車軟件出行的 秦紅認為,打車軟件給的優惠補貼總有一天會結束,但自己并不會馬上停用該軟件。“我會看補貼取消后,使用這款軟件預約出租車的效果如何,如果確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打車難的問題,那么這款軟件也算發揮了效用。”她的同事李新可沒有那么樂觀,“我就是圖便宜最近才打車的,補貼取消后我就還去坐地鐵了。”打車軟件最終結局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沈飛)

責任編輯:lipeisheng  來自:豫聞網綜合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第一頁
下一篇:移動支付燒錢大戰難持續 打車軟件火爆過后退出可期

分享到: 收藏
新浪网球